必赢亚洲www656net-点击进入>>!!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快讯网站首页快讯

国网826号文解读:国网转型,行业巨变

  • 2019-12-03
  • 来源:鱼眼看电改
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电网企业,国网公司每年因投资建设所需的采购数额巨大,对电力相关产业链影响巨大,这个文件也将引起整个行业的巨大变化。

近日,国网公司下发了《关于进一步严格控制电网投资的通知》(国家电网办【2019】826号文)。文中提出了“三严禁、二不得、二不再”的投资建设思路。

个人认为,这不仅仅是一个文件,而是国网公司整体发展战略转型的一个标志。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电网企业,国网公司每年因投资建设所需的采购数额巨大,对电力相关产业链影响巨大,这个文件也将引起整个行业的巨大变化。

国网面临新的主要矛盾

党的十九大提出,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,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、优化经济结构、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。

国网公司面临的主要矛盾,也发生了转移:

一、高速增长阶段的主要矛盾及发展思路:人民日益增长的生产生活用电需求,与电网供电能力不足的矛盾。缓解这一矛盾的主要措施,就是通过“大投入、高基建、重资产”的建设模式,不断优化各电压等级的电网结构,缓解电力电量不平衡的矛盾。

二、高质量发展阶段的主要矛盾及发展思路:经过十多年的电网高速建设,随着经济增长阶段的转换,电网企业原有面临的主要矛盾已经基本得到解决。新阶段的主要矛盾转换为:电网企业的建设运营成本与社会降低电价预期之间的矛盾。

新的主要矛盾与原有的发展模式之间是不匹配的,这构成了国网826号文的基调。

国网转型的四个外部挑战

一、降电价的压力

国网公司一方面作为国有企业,要满足国资委对国有企业的经营考核要求;另一方面,又要面对政策性降价和监管性降价的双重降价压力。

而且随着经济下行压力的增加,以及中美贸易摩擦不确定性的增加,这种宏观的降价压力将会越来越大,甚至将会以各种微观的形态展现出来。

国网公司总部层面在各种方面都潜移默化的承受着巨大压力。826号文是这股压力的一种对下传递。

二、终端客户与电量流失的挑战

电网企业面临三方面的终端客户和终端电量流失

1、售电企业从电网企业挖走大批高价值客户;

2、新能源企业通过“自发自用”的方式,使得电网企业电量流

3、增量配网企业的竞争。

虽然第一轮输配电成本基本平移了电网的购销价差,而且电力市场的结算功能还留在电网公司,看上去终端客户和电量的流失对电网公司不是最紧急的挑战,但是就中长期战略来看,这种最优质客户和电量的流失,对电网公司来说的影响是非常重大的。

三、能源技术发展的挑战

1、国网公司提出的两个50%能源发展目标(到2050年,一次能源构成中清洁能源占50%,终端能源消费中电能占50%),电网消纳和调节能力是需要应对未来大规模间歇性电源并网的要求。

2、大量的分布式能源技术,使得电网企业面临“去中心化”的压力。比如分布式光伏+分布式储能+微电网+可调度的灵活性负荷,客观上不需要电网企业再提供如此高的供电可靠性。

这也是国网826号文严格禁止过度追求高可靠性的“锦上添花”项目的原因。对配网的高可靠性投资来说,是“一分钱一分货,两毛钱两分货,三块钱三分货”,可靠性每增加一个9,对电网企业可能是指数型的成本增加,而这种增加一方面没有市场化的价格作为回收机制,另一方面在中低压配网和用电侧,技术上已经存在更为经济的可能方案。

四、新业态的竞争挑战

电力市场化交易服务、大量分布式电力资源的并网、提高现有资产的灵活性水平以保证资产利用率提升、应对间歇性能源作为基荷电源的挑战等新需求,本质上都促使电网企业向新的数字化战略转型。

这种数字化并非电网企业原有的信息化、智能化,而是在新的竞争阶段的新业务战略、新商业模式的转型。

最重要的是,无论是能源互联网还是泛在电力物联网,电网企业面临的是“完全开放市场竞争态势”。无论是华为、新奥,还是阿里、百度、还有移动运营商,大家都是奔着“能源互联网新业态”去的。而电网企业传统的“高投资、重资产、快增长、严管控”的发展模式,根本无法适应“未来数字化新业态下的网状灵活性组织生态”的需求。

所以我认为826号文的意义,绝对不仅仅是严格控制投资这么简单,而是国网总部层面对下级企业和整个产业,释放的一个重要信号:原来的模式已经不适用了,国网要战略转型。

国网面临的两个任务

对于国网来说,在新的历史阶段、新的主要矛盾、新的竞争业态下,必须完成两个转型任务:

一、节流,转变电网发展模式。“三严禁、二不得、二不再”,本质上都是对原有的电网投资建设模式的转换,而且我认为这不是一个暂时的权宜之计,而代表了国网总部未来的战略思考。这个思考其实就是本轮电改的一个目标“电网企业回归企业属性”。企业就是要追求经济利益的,而不是不自觉的把自己放到政府的角色。电网企业没必要为了过度的追求可靠性,而花更多的钱,电网可靠性只需要满足能源局的监管要求即可。

如何通过泛在物联技术手段,提升电网规划的合理性,提高电网现有资产的利用率,进一步实现成本管理的优化,这些都是“节流”的内容。

二、开源,转型数字化生态。我认为国网公司更重要的战略思考是“开源”,如何在输配电价下降、客户流失的背景下,实现新业务的增长。

而且这种增长背后的逻辑不再依赖原有的“高投资、重资产”的“第一发展曲线”,而是一种“第二曲线”的增长。这才是国网公司转型战略的核心,压缩投资的另一重意义,就是要“把钱花在刀刃上”,如何通过各种投资模式培育新的产业动能,我认为才是另一个战略级任务。

下图摘自埃森哲公司的报告《与未来对标——能源互联网价值重述及海外应用解析》。

7.jpg

电力产业链的挑战与机会

国网的826号文,我认为对行业的影响将是长久而深远的。

一、826号文是战略性的影响。个人认为该文件不是暂时性的,文件所表达的原则是国网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,对电网投资和企业发展的一种思路。这是由国网公司外部宏观环境所决定的。

二、对传统电力产业来说,826号文的影响是巨大的。长期以来传统电力制造业伴随着国网公司的“高投资、重资产、快增长”而发展起来。尤其是文件中提到的“亏损单位要以扭亏为首要任务,仅安排维持安全运行和供电服务急需的简单再生产投入,原则上不再新开工项目”,将会较大程度影响明后年的电网物资采购和基建项目。

就中长期来说,电网的快增长阶段几乎结束了,电力制造业所配置的产能可能出现过剩,原有的以电网集采为目标的产品生产、设计、销售模式也将遇到巨大的挑战。同样的,围绕电网基建而生存的大量工程服务企业也面临挑战。

三、传统电力产业转型的机会与挑战。当电网企业开始向泛在物联、大数据、微电网、分布式电源转型的时候,围绕电网的“中心化、资产化”构建的传统电力产业链,要么适应这个转型,要么就面临产能出清的被淘汰局面。

所以个人认为,原有的竞争已经非常激烈的电力产业链,也将面临转型升级的机会与挑战。这个趋势主要是两个方面:

1、工程和制造专业,向服务产业转型升级。即适应电网企业向“综合能源服务”的转型趋势,原来卖产品、做项目的企业,未来可能转型成为卖服务,“EaaS,能源即服务”(Energy as a Service)将成为某种趋势,比如施耐德公司的转型战略,就是把自己定位成EaaS企业。

2、传统服务业,向数字化服务业转型升级。电力产业链过去也存在大量服务企业,比如规划设计服务、工程服务、运行维护服务等。这类传统服务企业将面临泛在物联时代的数字化转型挑战。随着电力市场化和服务专业化的浪潮,一批新的线上+线下的新的数字化服务企业将会出现,比如负荷集成商、微网能源运行商、智能运维商、数字节能服务商、需求响应服务商等,传统的工程服务企业需要适应数字化浪潮的冲击。


TAG: 电力
Top